6月26日上午,湯其雪老師正在給一年級的小朋友上數學課。
  本報記者 童迪 攝
  本報記者 胡宇芬
  這是一張慈祥的臉。
  在醴陵市王仙鎮的學校講臺上,湯其雪已經站立了39個年頭。如果不仔細看,還發現不了“秘密”:幾年前,湯其雪堅持上課耽誤了治療,引發麵癱,左眼留下了容易流淚的毛病。
  6月26日,當記者趕到醴陵市王仙中心小學時,57歲的湯其雪正在給一年級上數學課。第二天就要期末考試了,再複習複習。
  孩子們還是那麼調皮,卻難不倒湯其雪。
  “我家裡有幾個孫子,掌握他們的心理就好帶。對學生,就像帶孫子一樣。”下課了,湯其雪對記者說。
  當天下午,湯其雪還有兩節課要上。3時40分,第二節課下課鈴響了,湯其雪趕緊走回家裡。不一會兒,一個穿著“護學協警”黃馬甲、拿著兩面“停”字護學旗的老人,站在了106國道王仙中心小學出口處。這個“護學協警”就是湯其雪。
  悶熱的天氣,在馬路上站一陣子就會流汗。一個半鐘頭,來來往往的車流中,附近小學、中學的2000多個學生,在這面護學旗的庇佑下,安全通過了馬路。
  5年來,只要學校不放假,早上上學前一個鐘頭,下午放學後一個半鐘頭,湯其雪雷打不動地站在這裡義務護送學生過馬路。
  雲南的姐姐病故了,他不能放下孩子們,只能站在這條馬路邊默哀。長兄病危,他一直堅持到最後一位學生安全過路,才急匆匆趕到醫院。“老弟,你做得好,我惟一不放心的是,你一定要註意自己的安全……”說完,長兄永遠走了。
  家裡的孫子,上學不用過馬路。但那麼多學生要過馬路,他們是別人家的孫子,也是湯其雪的孫子。
  湯其雪家離106國道只有50米遠。“我經常看到路上發生車禍。2009年5月的一天,我站到路口去護送學生上下學。我想,我有這個責任。”
  50多歲了,還當“護學協警”。剛開始,家裡人反對,湯其雪不厭其煩地解釋。家裡人終於默許了,支持他的這項“額外工作”。風裡來雨里去,第三面護學旗又要換了。
  “頭幾個月,有些司機不太配合。有個小車司機不聽湯老師指揮,非要在學生快過完斑馬線時開過去,結果衝到護學旗桿上颳去了一點漆。他找到學校要賠錢。我請他問問周圍的老百姓要不要賠。他問了後,挨了一肚子批評,但被湯老師的行為感動了,主動講不要賠了。”王仙鎮中心學校工會主席潘德全跟記者講述道。
  林德根就在馬路旁開店,父子兩人都被車禍害苦了。“有天,林德根拄著拐杖找到我,拿出500元,非要獎給湯老師。錢被退回好多次。”王仙中心小學校長袁巧生一直記得這事。
  再過3年,湯其雪就要退休了。護學的事,他早就想好了:“只要身體好,我會一直幹下去。”  (原標題:“護學協警”)
創作者介紹

裝潢設計室內

jn35jnxa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